●   乐游常州   ●   网上旅游局   
  
●    旅游人才网    ●   行业管理网       
书记信箱
在线交流
在线咨询
建言献策
平静天堂火器数目多程度却低 曾用大炮发射萝卜
发布时间:2017-09-06 02:00  来源:/

焦点提醒:平静军在永安时期由于没有炮弹,大炮不得不发射铜钱,而在天京围城战中居然发射过萝卜之类“长得像炮弹”的蔬菜。

平静天堂部队所用火器(资料图)

文章摘自《期间周报》2010年5月26日 作者:陶短房 原题为《新火器期间》

很多文艺作品里,平静军兵士的形象,都是裹着红头巾,穿戴写有“平静天堂”的号衣,手里拿把大刀或拿根长矛。

且不说头巾、号衣是否贴合真正平静军的妆扮,单说兵器,就只能打50分:平静军的兵器设备可不仅有刀矛,尚有许多火器。

冷热武器混编

早在金田叛逆时期,平静军中就有不少枪炮,咸丰元年(1851年)六月二十七日,清将乌兰泰袭击新墟,一次就夺得平静军器炮13门,都铸有“平静阁下军”字样,显然,这些炮是叛逆后自行锻造的,桂平内地也有韦昌辉“开辕门造炮”的记实。

除了炮,早期平静军也有不少其他火器,据被俘的李进富称,在紫荆山的平静军士兵,每人都要带一个装火药的布口袋,可见用量是不少的。

1855年阁下出书的《行军总要》划定,平静军最下层的战斗单元“两”(有25小我私人),设备抬枪两杆,鸟枪5杆,抬枪是由两人操纵的,照此计较,平静军步兵设备火器与设备刀矛的比例为9∶16,思量到平静军一样平常不让新兵直接上阵,现实比例要更高。与平静军对敌的湘军,一个营分四哨,每哨八队,个中四队刀矛,两队抬枪,两队小枪(鸟枪),还有亲兵六队,个中三队刀矛,两队劈山炮,一队小枪,冷热武器比为1∶1,两相比拟,差距当然有,但不算大。大炮对付平静军而言异常贵重,1852年平静军在湖南岳州不测获适合年吴三桂留下的铁炮,便喜出望外;进入南京后,重炮多被齐集调配,如江北要塞瓜洲,就曾被分派设备重2000斤的铜炮。相对而言,抬枪、鸟枪和小炮就遍及得多了。

对付洋枪的行使,平静军也并不落伍,1855年湖口之战时,汪海洋等平静军“前锋队”就行使洋枪突击,1858年的繁昌之战,平静军刘官芳部已大量行使洋枪。后期平静戎衣备的洋枪洋炮数目极多,如忠王几千人的卫队都以洋枪为兵器,苏州城里设备洋枪的士兵更多达20000人。

清军岂论八旗、绿营或湘军,风俗上都将冷热武器别离编组,如湘军,每个营的8个队(每队100人),要么所有设备刀矛,要么所有设备火枪,且鸟枪和抬枪都别离编组。而早期平静军则将冷热武器混编,最下层的“两”也不破例。

冷热武器混编的甜头,是全部士兵都可以进修火枪技能,便于遍及、推广和扩军,且每个小单元都能具备独立作战手段。但在平静天堂期间,火枪的发射速率很慢,只有构成大队举办分组齐射,才气形成弹幕,突破敌阵或阻止仇人攻击,从这个角度讲,湘军的体例模式更有利于大兵团的阵地战。

弹幕转移压抑

后期平静军一些队伍也采纳了将洋枪齐集编组的情势,如陈炳文、邓光亮部的洋枪队别离多至7000杆和4000杆,1862年雨花台大战,忠王李秀成带领十多万人猛攻曾国荃湘军,更是将所能汇集到的几万杆洋枪和几百门新旧洋炮“悉萃于此一枝”,还探索出用弹幕转移更换军力举办压抑的要领,起到了必然浸染。

尽量云云,在大大都时辰,平静军老是吃火器的亏,这又是为什么呢?

平静军恒久蒙受封闭,前期两边都行使老式枪炮时,清军器器为同一制造,有必然的尺度和规格,质量较有担保,而平静军则既有缉获,也有民间汇集和廉价,质量东倒西歪,规格八门五花,行使结果天然较差;后期两边都全力搜罗洋枪洋炮,但清军系批量订购,固然也口径繁杂,但详细到某一个营、或某一支队伍,设备却是同一的,而平静军的洋枪洋炮既有走私的,,也有缉获的,是地隧道道的“万国牌”,1860年会见天京的英国吴士礼船长曾搜查过平静戎衣备的一些洋枪,以为质量很不不变,有些“给行使者制造的伤害要比给仇人的更大”,两对较量,高下立判。

其时平静军和清军行使的火药都是黑火药,用“一硝二硫三木炭”的配方配制,这一配方按照火药用途的差异,会有必然变革,简陋硝石因素偏高,则爆炸力强而燃烧性差,得当做炸药;反之则得当做弹丸的发射药。很多记实,如《复活录》等都指出,平静军的火药“磺少力缓”,即硫磺比例低,发射推力不敷,这样的火药发射弹丸,射程、穿透力都要大打折扣,早期就曾呈现扫北军上将吉文元和敌将比枪法,两人同时开火,仇人弹丸却先击中吉文元,后期淮军、洋枪队更反复倚仗射程上风,在平静军枪炮射程外开火,“安详地”摧毁平静军的工事和火力点。

大炮发射萝卜

造成这一缘故起因的要害,是火药3种因素中,只有硫磺无法自给自足。木炭可以本身烧,硝石可以将老宅、旧墙的砖土煮沸提炼而出,而硫磺撤除购置制品别无它途,在清方的封闭下,平静军每每不得不镌汰火药中的硫磺比例,功效便造成枪炮打不远、穿不透的效果。

热武器期间的战争拼的是耗损,火器的战斗力,要靠弹药的实时增补来施展,在这方面平静军差距更大,在永安时期由于没有炮弹,大炮不得不发射铜钱,而在天京围城战中居然发射过萝卜之类“长得像炮弹”的蔬菜。后勤的差距不仅是由于封闭,也由于见识的落伍:清军岂论前期、后期,城市在前敌设立“粮台”,同一调治后勤,而平静军则在每支队伍里都设立很多典官,各忙各的一摊子,1860年金坛之战,参战的是两支平静军小队伍—盛明文部和黎立新部,但这两支同在一个沙场的小队伍,后勤却自成系统,互不往来,这种后勤模式只能让本来有限的弹药资源,得不到最佳设置。

据《贼情汇纂》先容,早期平静军因畏惧间谍操作火器搞粉碎(也许是由于杨秀清差点被人用火药暗杀之故),以是只应承老兵用火器,并且严酷限定火器演练,因此会放枪炮的平静军“不外万人中数十人”,一些抬枪兵因实习不敷,发射时居然会跳离抬枪,用手指堵住耳朵,这样的开枪开炮,威慑浸染显然要高出杀伤浸染。后期平静军在这方面前进明明,一些会见苏南平静军的外国人称,很多平静军枪手可以“隔数间屋击灭油灯”,但此时淮军和洋枪队已经开始操练西方近代队形、阵法,天然又赛过方才开始注重单兵枪炮手艺的平静军一筹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5 嘉祥县旅游局 版权所有